• <xmp id="a6c2a">
    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行政論文 > 勞動與社會保障論文職稱驛站 期刊論文發表咨詢 權威認證機構

    開放系統視角下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的合作研究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勞動與社會保障論文發布時間:2022-04-25 09:20:37瀏覽:

    基于問卷調查和深度訪談資料,對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的合作形式、合作經驗以及合作中存在的障礙進行分析,發現社會工作機構通過“活動式合作”、“公益營銷”和“企業購買服務”這三種形式與企業形成合作關系。

       摘要:基于問卷調查和深度訪談資料,對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的合作形式、合作經驗以及合作中存在的障礙進行分析,發現社會工作機構通過“活動式合作”、“公益營銷”和“企業購買服務”這三種形式與企業形成合作關系。在合作過程中,社會工作機構形成了獨有的合作經驗,如有序引進合作單位,以公益原則約束企業的商業沖動以及建立合作物資、人員、資金管理流程等。同時,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的合作存在政策不配套、人力資源不匹配以及二者需求難以匹配的障礙,使得二者難以形成更為深入的多元合作關系。應針對存在的缺陷,采取相應策略,完善多元合作的發展思路,形成多元合作組織網絡。

      關鍵詞:體制外的合作;社會工作機構;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

      中圖分類號: C916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2096–7640(2022)01-0005-10

    社會科學動態

      《社會科學動態》于1978年創刊,2001年因故改名、轉向,2017年1月以原刊名、新刊號重新出刊,復刊一年來,本刊得到了學術界的廣泛關注,產生了較大的社會反響。

      一、研究問題與研究方法

      社會工作作為以利他主義理念和科學方法為基礎的專業助人活動,最早產生于西方國家向現代社會轉型的過程中。20世紀20年代,我國在民國時期出現了社會工作,但并沒有得到順利發展。[1]1949 年后,由于我國政府在社會運行中居于支配地位,而基金會等社會團體缺乏,行政性、非專業化的社會工作發揮著重要功能。[2]改革開放后,由于社會建設受到重視,社會工作的作用也隨之凸顯,我國政府也開始越來越重視社會工作的專業優勢。隨著社會工作的不斷發展,我國的社會工作機構形成了不同的發展模式。許小玲將社會工作機構的發展模式歸納為“政府主導內生型社會工作機構”、“政府支持合作型社會工作機構”以及“準市場導向自發型社會工作機構”三類模式。[3]顧湘則根據政府的作用程度的不同,將現行社會工作機構分為“政府運作為主型”、“政府與社會組織結合型”、“社會組織運作為主型”及“企業與社會組織結合型”四種發展模式。[4]盡管社會工作機構的發展模式逐漸多樣化,但民辦社會工作機構仍然主要是通過承接政府部門的社會工作購買服務來維持機構運轉、吸納行業人才以及開展專業服務。在政府購買服務這一培育模式下,社會工作機構呈現出資源依賴、自主性不足等困境。

      針對上述困境,我國不少學者指出社會工作機構要不斷調整自身發展模式,采取相應的解決措施來減少對政府資源的單一依賴。在開放系統理論視角下,組織實際上是一個開放的系統。該理論揭示了組織與外界環境的關系,組織與其所在環境是相互依賴、相互聯結的,需要從環境中獲取資源,并根據環境變化來采取應對措施以適應環境。[5]張瑞玲認為,社團的生存和發展需要通過獲取組織環境中的各種資源來維持,社團需要獲得內部與外部合法性來積極能動地通過與其他主體溝通來獲得資源。[6]張霖認為,在政府作為許多社會工作機構的唯一資源提供者的背景下,社會工作組織形成了對政府資源依賴的惰性,因此社會工作機構應該提高自身獲取資源的能力,向自主管理的社會工作機構發展模式的道路前進。[7]方英借鑒了英國社會工作的成熟經驗,提出我國社會工作應該以自主創新為目標,加強與體制內外資源的合作,將自身與政府的關系向“伙伴關系”轉變。[8]謝敏、吳中宇和李嘉虹、張學軍提出,在資源依賴背景下,社會工作機構可以通過發展多種籌資市場、增強籌資能力來突破對政府資源的唯一性依賴,保持社會工作機構自身的獨立性與自主性。[9-10]

      綜上所述,學術界強調了社會工作機構擺脫對政府供給生存資源的“唯一性依賴”的重要性,提出社會工作機構應尋求多種發展路徑。例如,在不同發展時期加強自身建設,提高社會工作機構的“造血”功能,同時積極尋求與多方主體的合作,拓寬資源獲取渠道等創新思路。

      關注機構與企業等體制外單位的互動與合作有利于解決機構面臨的資源汲取困境;厮菸覈髽I與社會工作的聯系,要從20世紀90年代的企業社會工作開始。當時工會是企業社會工作的實施載體,工會工作者扮演著“社會工作者”的角色,利用體制內的工會資源推進企業社會工作發展,構建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企業社會工作。20世紀90年代初,企業社會責任運動開始進入中國,政府加強社會工作人才隊伍建設的“項目購買”試點,推動了社會工作民間組織實施企業社會工作服務項目。2006年,中共中央十六屆六中全會決定“建設宏大的社會工作人才隊伍”成為發展社會工作的最高動員令,珠三角地區的企業社會工作隨之得到快速發展。2008年,深圳溫馨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組織策劃的“風雨同舟企業社會工作”福彩公益金購買社會工作服務項目開始啟動,標志著廣東省企業社會工作試點正式推開。從此,企業社會工作便形成了“廠內模式”“外包模式”“企業購買模式”“項目嵌入模式”這四種運作模式,為企業提供輔導性、教育性、發展性、康樂休閑性、咨詢性、企業社會責任等多元服務方案。[11]

      關于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的合作,黃少寬認為,營利性企業擁有豐富的資金、技術等資源,強調社會工作組織應更關注與企業的資源協作,使雙方互相獲取有限資源,達致雙贏目的。[12]本研究主要從開放系統理論視角,關注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的合作,論述雙方的合作方式及社會工作機構在與企業合作中存在的優勢、經驗和困境,為促進社會工作機構和企業更好地合作提供思路,旨在進一步深化兩者的合作。

      本文所用數據來自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社工機構多元組織網絡建設研究(13CSH098)”課題組,該課題組采用問卷調查和深度訪談的方式收集資料。問卷調查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間進行。2017年12月8日啟用了第一份問卷,由課題組成員根據方便原則發送給熟識的社會工作機構人員填答,共回收28份問卷,其中廣東14份,江西13份,湖北1份。根據填答的反饋意見,筆者對問卷進行調整與修改,在2017年12月14日啟用經過部分調整后的第二份問卷。該問卷主要包括社會工作機構的基本情況、社會工作機構與體制內外單位的合作關系與合作形式、社會工作機構多元組織網絡建設概況三部分內容。課題組成員借助微信及電子郵件平臺進行問卷的發送和回收,共回收問卷189份,其中上海77份,廣東75份,四川24份,浙江6份,江西3份,北京2份,河南、江蘇各1份。兩份問卷前面的36道題目相同,第二份問卷增加了37至42共6道題目。在問卷分析時,對兩份問卷的前面36道題目進行了合并使用。深度訪談主要于2017年11月至2018年4月在廣東進行,11月的訪談由課題主持人開展,在初步分析的基礎上修訂訪談提綱,并為問卷設計提供基礎?偣灿30個深度訪談,其中主持人開展的訪談有12個,其他18個訪談是在主持人的指導下按照相同提綱開展的半結構訪談。訪談都經過預約并征得受訪者同意、訪談并錄音、錄音謄寫三個步驟。錄音謄寫完畢之后,主持人分階段導入NVIVO質性數據分析軟件進行編碼分析。調查受訪者情況如表1所示。

      二、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的合作形式

      社會工作機構起步于體制內政府購買服務的推動,據《中國社會工作發展報告(2011—2012)》統計,2009—2012年,廣東省政府購買社會工作服務資金達到111109萬元,其中財政預算87528萬元,占78.8%;福利彩票公益金22360萬元,占20.1%;其他資金1221萬元,占1.1%。[13]這種對政府財政資源的過度依賴,影響了社會工作機構獨立性與自主性的發展,拓寬體制外的合作渠道、建構多元合作的網絡有利于突破困局。

      在社會工作機構發展過程中,隨著服務能力的加強和服務范圍的拓展,社會工作機構與體制外的互動合作逐漸密切起來,成為多元合作中的重要面向。在政府購買服務之外,通過與企業合作鏈接體制外資源是社會工作機構發展的常見形式。筆者在結合深度訪談資料后總結出了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的三種形式。

      (一)活動式合作

      活動式合作是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中最為常見的形式,也是兩者合作的基礎形式。

      企業方面的合作更多是活動式合作。我們機構的就業輔導部需要為服務對象提供就業輔導信息,因此這個部門就會與企業進行合作。我們通過“黃埔職介”官方微信公眾號與企業對接,還與HJ理發機構合作為老年人開展義剪服務,與JLY、YLD、BT等企業共同舉辦參觀活動,也有與GD銀行、 RS保險公司合作推廣活動。(受訪者GDD19)

      通過與企業的活動式合作,社會工作機構將各種資源鏈接給服務對象。這一方面使服務對象的需求得到更好的滿足,另一方面也為企業更好地履行社會責任提供了渠道。企業提供的資源包括物資捐贈、企業志愿者服務、提供就業崗位、現金捐贈等。

      政府購買服務的經費在數量和使用方式上有很多限制,而從企業中獲得的資源可以使社會工作機構能夠更為靈活地開展相關領域的深度服務。同時,如果機構服務面向社區,通過與企業合作來為社區鏈接資源,不僅可以使社會工作機構深化已有服務,也可以為企業獲得社區知曉度和美譽度提供機會。在深度訪談中,受訪者FXY16的回答也印證了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來鏈接資源的必要性。

      您覺得機構為什么要獲取S公司或同類型企業的資源?(訪談者)

      這個是為了把我們的服務推向深度和廣度(發展)。如果全部的資金來源都是政府購買服務經費的話,我們的資金使用就會受到較大的限制。若要使服務得以深度開展,還是需要拓寬資金來源,F在很多企業也有服務需求,他們的出發點可能就是更好地服務居民。他們能提供人力、物力、財力,我們能夠提供運作、場地和社區支持。我們的項目點每年有二十萬元政府購買服務經費,分配到殘障人士領域的經費只有四萬元,假如有一百個殘障人士,那這個經費分到每個殘障人士身上只有四百元。假如我今年能多鏈接價值一萬元的資源,那我們就可以為殘障人士提供深度服務,滿足他們的需求。因為政府給的經費只能做兜底服務,我們希望跟社會、企業各方面合作,以最大限度地支持和服務他們(殘障人士)。(受訪者 FXY16)

      在活動式合作中,社會工作機構還會以各種身份出現,比如合作單位、支持單位、協作單位等。而定制式的企業志愿服務則是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活動的深度匹配形式。

      企業的需求主要是開展一些志愿服務,比如有些老板希望員工能夠多參與志愿服務,有些員工也希望能夠帶著子女參與社區服務。因此,我們就為企業設計相應的社區服務方案。這些服務方案可能是做探訪活動、跟服務對象互動或者是跟服務對象共同完成一些事情。如果企業想去做探訪活動或者是幫居民解決問題,那我們的服務方案就可以直接去落實了。(受訪者YO09)

      也就是說,跟企業的合作大多是幫助企業員工深入社區來提供服務,相當于給他們提供志愿服務的機會,而且是定制式的志愿服務機會。(受訪者YO09)

      一些實力較雄厚的大企業會給我們提供支持。比如,我們組織大型活動時如果需要用車,一些企業就會把廠里的公用車直接借給我們,方便我們接老人或者其他群體。類似這種支持還體現在很多方面。(受訪者YO09)

      受訪者YO09是社會工作機構的總干事。在深度訪談中,筆者得知其在創辦社會工作機構之前已經在公益領域開展多年服務,和企業有較多聯系。因此,能夠較為深入地結合企業和社區的需求為企業定制志愿團隊服務。從以上分析可知,在活動式合作中,參與定制社區志愿服務也成為了企業對員工進行團隊建設、提升員工家庭關系的載體之一。

      (二)公益營銷

      公益營銷是以關心人的生存發展、推動社會進步為出發點,借助公益活動與消費者進行溝通,在產生公益效果的同時,使消費者對企業的產品或服務產生偏好,并由此提高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譽度的銷售行為。

      公益營銷的合作形式包括“企業冠名”和“公益事業關聯營銷”兩種公益營銷類型。“企業冠名”是企業通過對公益活動的贊助來獲得社會知曉度和美譽度的一種常見的公益營銷類型。

      有的企業可能想樹立企業社會形象,更直接來說是他們想進入一些小區做銷售展示,但是小區有規定,外來人員不能隨便進入。而家庭綜合服務(以下簡稱家綜)屬于政府購買服務,進入小區比較容易。在這方面,企業想進入小區開展項目就不可能只是做銷售或展示,我們可能就會以活動冠名等形式與企業合作,到小區內開展活動,幫助企業進入小區。(受訪者 XY07)

      舉個例子,去年我們家綜與全國五百強的 BYJ企業合作,BYJ期望我們能帶他們進入一些高檔小區進行宣傳。小區有要求,我們不能直接把宣傳單和展架帶進去,所以我們就以跟 BYJ合作開展公益活動的形式進入小區。剛好我們家綜去年針對NZ街的長者做了一個關于居家安全的需求調研,發現不少長者的家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如地磚很滑、樓房漏水、缺乏扶手等。根據NZ街居民的需求,BYJ剛好能夠提供居家安全改造資源,所以我們就把長者居家安全的宣傳活動由BYJ冠名。一方面能夠幫助BYJ樹立起公益形象,另一方面也讓物管及居民更好地知道BYJ的工作。(受訪者XY07)

      受訪者XY07是社會工作機構的家綜主任,在深度訪談中所談到的由BYJ冠名的長者居家安全宣傳活動中,BYJ通過活動冠名形式進入小區塑造企業公益形象,達到了軟性宣傳效果。社會工作機構在合作中也獲得了BYJ對長者居家安全宣傳和改造的支持。

      “公益事業關聯營銷”則是另一種更為靈活的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的公益營銷類型。在這種合作類型中,企業不承諾具體的捐贈金額,而是基于產品銷售額或者一定比例的營業收入來捐贈給某項公益事業。比如,農夫山泉每銷售一瓶礦泉水就為希望工程捐贈一分錢就是一個廣為人知的公益事業關聯營銷案例。通過公益事業關聯營銷,社會工作行業能夠為社會工作機構的活動項目爭取企業的實質支持,而企業則能夠最直觀地看到合作所帶來的收益,例如產品銷量的提高、企業品牌影響力的擴大等。

      我們和慈善會有一個合作項目——“BJM”,2012年項目剛開始運作,我們機構和社區以家綜的形式去籌集米和油。兩年后,我們想擴大這個項目的受益范圍和影響力。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爭取到更多企業的支持,讓企業不只捐錢,還讓企業參與進來一起做更多服務。通過參與服務過程,讓各企業發現他們在這個過程中除了付出物資,還能獲得一些受益,比如擴大了品牌影響力、宣傳了企業、銷售了產品等。我們有些項目還會跟企業產品的銷售量掛鉤。比如,我們這個項目加入YW超市的黃色小票公益活動后,他們的銷售量上升了,于是就把他們某一天銷售量的百分之一兌換成物資捐給我們。(受訪者SH14)

      在深度訪談中,受訪者SH14闡述了社會工作機構通過公益事業關聯營銷與企業合作所取得的成果。SH14是社會工作機構的創辦人兼總干事,BJM銀行項目是為社區困難居民籌集米和油而發起的,并通過和慈善會合作聯動更多企業參與。在項目獲得足夠的公益影響力后,開始具備通過項目影響力帶動快消品賣場銷量增加的能力,以此為基礎獲得企業給予的相應捐贈。BJM銀行項目已經成為廣州社會工作界聯動的公益品牌項目,為社會工作行業有效鏈接了企業資源,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

      (三)企業購買社會工作服務

      企業購買服務是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的第三種常見形式。企業購買社會工作服務一方面代表著企業對社會工作服務的認可,另一方面也證明了企業承認社會工作者在開展特定人群服務時所具有的專業優勢。

      FM工療站有很多殘障人士需要就業,我們找一些大的集團提供就業崗位。有些企業為了讓我們能安排殘障人士就業,便購買我們的社會工作服務,讓社會工作者住在廠里幫助殘障人士在他們企業實現就業。(受訪者SYJ13)

      HM集團請殘障員工能夠很好解決他們用工荒的問題,而且這些殘障員工的穩定性也比較高。他們最大的顧慮是這些殘障員工到了企業后能不能適應廠里的工作環境以及如何對其進行管理。因此,當我們提出他們可以通過付費購買服務,由我們幫他們做好殘障員工的就業適應和管理工作時,他們就同意了。因為他們即使需要付出購買社會工作服務的費用,但如果能招到400多個殘障員工,實際用工成本也會降低。(受訪者SYJ13)

      在對社會工作機構的創辦人兼總干事SYJ13的訪談中,他講述了社會工作機構通過聯系大集團安排400多名殘障人士到工廠就業的案例,并由工廠向社會工作機構購買服務,社會工作機構派駐社會工作者到工廠支持殘障人士就業,這樣的合作順利解決了企業雇用殘障人士就業的后顧之憂。

      殘障人士真正就業一直是個難題,企業通過購買社會工作服務有助于推進問題解決。在國家政策推動下,企業有按比例雇用殘障人士就業的需求,但因為企業不知如何管理和引導殘障人士真正就業,多數采取讓其掛名領最低工資的變通形式,殘障人士難以獲得真實的就業機會。受訪者SYJ13聯系企業購買社會工作服務來對殘障員工進行專業支持和管理,保障了殘障人士就業的有效落實。

      三、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的經驗與特點

      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已經進行多方面的嘗試,為社會工作機構的發展帶來了更為豐富的資源和更為開闊的發展視野。筆者將通過分析與總結,歸納出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的經驗和特點。

      (一)以理念和使命為導向有序引進合作單位

      面對體制外的多方資源,社會工作機構應該如何進行選擇和匹配?第一個思路是按照社會工作機構理念和使命指導下的發展方向尋找合作單位,這是一個較為清晰的發展思路。

      我覺得一個機構的發展從成立之始就有一些定性,我們QG機構就是專門針對青年的全面發展開展服務,關心青年的全面成長。我相信其他機構也會有,不然一個機構就沒靈魂、沒理念了。一個機構有信念、有理念以后,大致發展方向就有了,而多元組織的合作對于我們的發展方向是有多方面助力的。例如,在青年成長方面,肯定需要團市委、青年服務、各級團組織和各類潮流文化資源,需要根據發展方向找到合作單位,多元合作就是多方助力,全面發展。(受訪者SLB04)

      針對第一個合作思路,受訪者SLB04分享了其所在的QG機構的思路,從青年全面成長的發展方向尋找各種合作單位,獲得多方助力。這個思路有利于不同的社會工作機構根據自身的理念使命來組合資源,使外部資源能夠有序助力社會工作機構發展。此外,在這種發展理念的指導下,也有利于社會工作機構之間形成差異化的發展模式。

      第二個合作思路是資源引進與機構和項目點接納外部資源的能力和階段相匹配,只有兩者相匹配,引進的資源才能有效轉化為服務的社會效益。

      在達到合作目的和成效前還需要從這個項目去考慮,機構提供那么多資源,項目點有沒有承接的能力。如果機構那么多資源涌進來,而項目點同事的能力和認知水平都沒有達到要求的話,后果將不堪設想。比如一下子為 ZJ家綜引進5個企業,項目點自己都吃不消,還怎么引進,這就造成資源浪費的現象。這些都需要一個過程和階段來匹配,大家需要考慮這個家綜項目的服務處于哪個階段,比如S公司現在引進去了,該家綜更需要S公司在暑期提供技術和游戲上的指導服務。(受訪者FXY16)

      針對第二個合作思路,受訪者FXY16從項目點的角度評論機構引進資源的情況。如果太多資源集中涌入而工作人員缺乏相應接納能力,就會造成資源浪費,并影響后續合作。而如果項目點能夠在清晰定位需求的基礎上引進資源,比如在暑假引進 S公司提供技術和游戲上的指導服務,從項目點的服務需求和接納能力上來說,則是合適的安排。

      第三個合作思路是社會工作機構與外部組織進行定點合作與匹配,有序引進合作組織。按照這個思路,根據機構項目點的特點和需求,機構與資源匹配的外部組織建立較為穩定長期的合作關系。

      您是如何對S公司或同類型企業與各項目點的服務進行匹配的?(訪談者)

      我們機構采取的是定點合作的方法,如 ZJ養老院與YC街日托和居家服務、 ZJ街家綜匹配,AX醫護與THN居家養老匹配,看護家與 SM居家養老機構匹配。在匹配時會根據項目本身的情況和需求,如THN街經濟發達,長者的需求需要更高層次的醫療和養生服務來滿足,而ZJ街和YC街的長者居住較集中在社區,且多數是高齡長者,多以公益贊助活動為主。(受訪者FXY16)

      針對第三個合作思路,受訪者FXY16談到了其機構在不同區域的日托、居家養老和家綜項目的長者有不同需求,在鏈接外部資源時,根據不同的需求匹配能夠提供相應資源的企業。社會工作機構及其項目點的資源鏈接者不僅能夠準確把握服務對象的需求,還能鏈接到合適的資源,在與體制外合作時呈現出較為成熟的狀態。

      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等體制外合作對象建立合作之后,雙方合作的載體也成為彼此維持和發展合作關系的平臺,通過合作服務的改善來維系和強化雙方的合作關系。受訪者SLB04在訪談中也提到,要增進社會工作機構與外部單位的良好溝通,需要一個可以持續合作的載體。

      合作關系的維持非常重要。維持合作關系需要有合作的載體,比如我們機構與檢察院建立了關系,有些涉案的青少年過來,我們需要對他們進行一些社會調查,大家(機構與檢察院)明確了各自的分工。又比如我們的巡演活動,就是將合作關系轉化為真實的、可以操作的合作載體。特別是一些持續的關系,需要有一個可以持續合作的載體,彼此通過合作載體維持良好的溝通。(受訪者SLB04)

      (二)以公益原則為基本原則約束企業的商業沖動

      企業是社會工作機構最主要的體制外合作對象。企業在和社會工作機構合作時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出于企業社會責任捐錢、捐物、提供員工志愿者;另一種則更多是希望通過公益平臺宣傳企業或者產品,直接或者間接為企業帶來產品銷售量的提升。在第二種情況下,企業在合作中有較為強烈的商業沖動。因此,社會工作機構在合作時需要明確立場,以公益原則約束企業的商業沖動。

      我們會先明確機構的角色,一是看企業與我們合作的目的是公益還是商業,二是看企業能為服務對象帶來什么好處,三是預判合作過程中會否出現商業行為,四是看服務是否能夠真正地幫助到我們的服務對象。商業行為分為現場推銷和線下推銷,線下推銷沒關系,比如企業通過活動派發印有產品信息的宣傳單,老人通過來這里量血壓拿到企業的宣傳單帶回家,這就是線下的。老人拿回去買不買這個產品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社會工作機構很難鑒定這種行為。但是如果現場賣產品就存在現場商業行為。比如我們與企業提供一個好的公益平臺來服務老人,但要求現場的商業氛圍不要太濃,不能有現場推銷的商業行為。(受訪者FXY16)

      受訪者FXY16認為是否真正幫助到服務對象是基本的公益原則。因此,企業的商業沖動也必須接受這個基本公益原則的約束,在鏈接企業資源進入社區時,不能出現當場賣產品的商業行為。

      有一些企業想要的會更多一些,但是我們并不能滿足他們這些條件。比如我們之前和 ZJGD合作的項目,在溝通過程中他們提出要在服務中宣傳自己的產品。我明確告訴他們,可以冠名我們的項目,我們會在項目開始和結束時對他們致辭感謝。因為他們的出資使服務對象能免費得到這些服務,但我們不能在服務過程中宣傳他們的產品。在溝通時我也聊到,他們資助這個項目的重點不是銷售出產品,而是體現或者提升他們品牌的價值,最后對方也接受了我們的意見。(受訪者HFX21)

      在合作溝通的過程中,受訪者HFX21強調了對于支持企業,可以讓企業取得合作開展活動的冠名權,并在活動中致謝企業,但是不能在活動中直接宣傳企業的產品。筆者認為,該合作過程其實是公益原則和企業商業沖動之間的博弈和平衡,社會工作機構相關人員需要通過溝通,讓企業接受通過資助獲得提升企業品牌價值和知曉度這樣的收益,而不是直接銷售更多的產品。

      企業一般是提供物資資助,他們派出的工作人員則是直接到項目點提供服務,如AX小屋體檢的醫生和護士、 YC街日托探訪慰問活動的ZJ養老院工作人員。運作過程出現的困難是ZJ養老院把社會工作者當成他們的工作人員,未經機構允許就要求社會工作者提供服務對象資料,加大了工作量。當時我們機構派出總監與ZJ養老院的企業代表進行電話溝通,并即時反饋該情況,同時也向他們表明社會工作機構的立場和角色,告知他們社會工作機構的服務范圍及職業道德規范,同時重新申明合約精神。(受訪者FXY16)

      除了在合作之初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的溝通和界定以外,在合作開展時,社會工作機構也要明確自身的服務范圍及職業道德規范,避免企業商業沖動行為對服務對象利益造成損害。關于該方面的合作經驗,受訪者FXY16談到其機構是由社會工作機構總監直接與企業代表溝通表明社會工作機構的立場和角色,從而維護合作中社會工作者及其服務對象的利益。

      (三)建立物資、人員、資金管理的合作流程

      體制外合作對象較為多樣,因此,總結出一整套關于建立合作物資、人員、資金管理流程的合作經驗將有助于實現雙方更加持續高效的合作。

      在建立合作物資、人員、資金管理的流程中,首先要對合作信息進行匯集。除了機構總部為機構帶來的資源之外,各項目點自下而上填寫資源聯絡表反饋新信息給總部也很有必要。在深度訪談中,受訪者FXY16也闡述了其機構具體的反饋流程。

      領域組長或社會工作者獲取街道或區級的資源后可以告知項目主管,項目主管再反饋回總部。因為我們會讓社會工作者每月填寫資源聯絡表,每月項目鏈接了哪些資源都會以報表形式發送至總部,然后由機構資源庫進行統籌。(受訪者FXY16)

      在資源鏈接到機構之后,對資源加以有序的管理和使用對機構而言也是一個挑戰。對此,筆者了解到F機構在物資、人員和資金管理方面都建立了較為規范的制度,該制度是對社會工作機構和企業合作流程方面的有效探索。

      F社會工作機構對企業捐贈過來的物資和資金管理是有制度規定的。一般物資捐贈過來,首先進行入庫登記,即填寫“物資捐贈表”,寫明物資的使用用途和捐贈方;在活動中派發物資時填寫“物資簽收表”;在活動結束后把簽收表發給合作方存檔。(受訪者FXY16)

      在人力資源方面,我們協助該企業在家綜成立了醫護義工隊,我們聯系該企業時直接與義工隊負責人聯系,方便了雙方合作。(受訪者FXY16)

      在資金方面,我們家綜一般采取先用后報銷的方法,我們會事先寫好計劃書和預算并與企業溝通,在活動結束后用發票向總部那邊報銷,企業會撥款到機構總部的對公賬戶上。(受訪者FXY16)

      筆者分析發現,F機構通過“物資捐贈表”和“物資簽收表”對物資的出入進行管理,通過建立企業義工隊的形式對企業的專業志愿者進行管理,而資金方面則是采用預算—使用—報銷的形式進行管理,從而使合作資源的使用條理清晰。

      此外,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需要建立多層面的互動,以防“資源隨人走”(即合作資源隨著機構人員離職而中斷的問題),這也是確保合作資源可持續發展的良好管理策略。

      我們也考慮到要解決“資源隨人走”的問題,這需要把資源收集起來。項目部可能有計劃地跟合作單位制定半年回訪計劃,半年之后也會以各種形式聯絡感情,能走訪當然是最好的了,假如走訪不了就打電話溝通。在項目點牽頭開展一些大型的活動時,有一些重要的合作對象會出現,我們項目部要到場溝通,機構管理層也會派人跟企業進行對接,把該企業拉進機構的資源庫里面。這樣就不會出現因某些人離職而導致這個資源無用。(受訪者FXY16)

      通過社會工作機構項目部收集各項目點的合作信息進入資源管理庫,然后由機構項目部定期與合作企業聯系溝通,并有計劃地開展機構的大型聯絡活動,在活動中由機構管理層和企業代表建立聯系。這樣機構就和合作企業建立了多層面的互動,能較為有效地避免因為員工離職而造成資源中斷的情形。從訪談中可知,F機構在合作資源管理方面建立了良好的管理框架。

      受訪者YL11所在社會工作機構則提供了運用年度義工頒獎的形式聯絡合作單位的良好經驗。 YL11所在社會工作機構由一家歷史悠久的公益組織創辦,借鑒該公益組織的管理經驗和傳統,該社會工作機構通過年度義工頒獎的形式對合作單位進行感謝。

      在每年圣誕節前后,我們要做一些聯誼活動。通常我們會結合年度義工頒獎、工作回顧,趁機把這一年來跟我們有過合作的單位都請來,為他們舉辦一個大型的頒獎儀式,也算是對這一年工作的交代和梳理。(受訪者YL11)

      四、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中存在的問題與障礙

      (一)兩者合作缺少明確的導向性政策支持

      目前對社會工作發展的配套政策集中在政府購買服務、薪酬待遇、崗位設置等方面,對社會工作如何開展多元合作,特別是如何開展體制外合作涉及不多。

      相對于體制內合作而言,體制外合作更需要通過“收費”這種市場化的方式來推動發展。但是因為社會工作機構的非營利組織屬性,加之其前期發展資金主要來自于政府購買服務經費的事實,使得社會工作機構是否可以收費以及如何收費一直是一個沒有清晰界定的含糊地帶。

      體制外合作也是未來一個發展方向,不過這主要看政策。因為體制外合作的發展必定會涉及經費來源問題,社會工作機構不可能為體制外合作提供無償服務,那就必然會出現收費問題,收費的定位、標準、合法性都需要頂層設計,F有的法律政策沒有對社會工作機構開展有償服務進行規定,同時社會對社會工作的認同度也比較低,如果我們做收費服務就會被質疑是為了掙錢。期待相關政策可以支持社會工作機構開展有償服務,那我們就可以清楚地跟公眾解釋收費不違法。(受訪者TF15)

      筆者發現這里其實存在著對非營利組織的理解誤區,非營利組織不以營利為目的,不能進行分紅,但這并不代表非營利組織不能開展收費服務,不能有收入盈余,只要這些所得用于社會工作機構的發展而不是進行理事會分紅就是合法的。收費服務所得可以使社會工作機構獲得更為充裕的可持續發展資金,鼓勵社會工作機構通過優質服務獲得市場認可,從而有效推動行業服務水準的提升。

      廣州市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執行的《廣州市社會工作服務條例》做出了以下兩條相關規定。第八條規定,接受政府資助或者承接財政資金購買服務的社會工作服務機構,應當將使用財政資金為服務對象提供的免費服務項目在其辦公場所、服務所在地居(村)民委員會等公布。第三十七條規定,單位和個人可以購買社會工作服務,也可以通過項目合作、購買冠名權、建立基金、提供贊助、捐贈等方式支持和參與社會工作服務。[14]

      第八條強調了使用財政資金為服務對象提供免費服務應該進行公示,傳達的是使用財政資金提供服務只能免費的信息。其實,即使承接的是政府購買服務項目也可以進行收費,只需要列明收費標準,并清晰說明收費所得的去向即可。當然,收費的標準也要根據服務對象的情況進行梯級設定,梯級設定中對中低收入群體應有免費或者低收費等級。部分收費所得可用于增加一線資深社會工作者的薪資待遇,緩解目前社會工作機構因為職稱和年資晉升空間小,難以留住優秀人才長期在一線服務的困難。這種困難不僅影響現有員工的穩定性,而且已經大大影響社會工作行業對畢業生的吸引力,很多社會工作機構已經表示近年難以招聘到社會工作本科生入職。此外,收費所得也可以用于社會工作機構的可持續發展,從機構的良性發展出發增加一些非規定的人員和崗位設置,比如在多元合作建設方面增加相應的崗位和人員等。如果沒有這些政策上的可能性,那社會工作機構的路就難以越走越寬,只能是在政府購買服務的規定動作下呈現同質化的發展格局,影響整個行業的活力和實力的提升。

      第三十七條明確了單位和個人參與支持社會工作發展的購買社會工作服務、項目合作、購買冠名權、建立基金、提供贊助、捐贈等方式。這是對社會工作機構多元合作建設中已有形式的接納和認可,有利于引導社會工作機構在這方面的發展。

      (二)兩者合作時的需求匹配存在困難

      需求匹配是指社會工作機構和合作對象的需求對接,社會工作機構多從更好地讓服務對象受益并達成服務指標的角度考慮需求,合作對象則會從其不同的組織發展需要提出要求,兩者的需求匹配需要很多溝通和妥協。從社會工作機構的發展來說,最佳的狀態是從服務需求出發鏈接到對應的資源,這樣就需要進行大量的試錯和探索,逐步篩選出合作對象,并在此基礎上建立資源庫,對合作信息進行跟進維護,從而減少需求匹配的困難。

      除了單個機構的努力之外,需求匹配的困難還可以通過行業聯合的方式來解決。比如單個或少數幾個家綜的體量難以吸引到大的資源,這時就可以通過機構結盟或行業聯盟的形式增加對外合作的談判體量,獲得更為優質的合作資源。

      有些企業的服務定位是整個廣州市,那么如果只是一個街道的家綜來嘗試跟企業鏈接資源就容易遭到拒絕。之前我們和一家制藥廠談合作的時候,希望能夠針對NZ街環衛工人避暑提供涼茶服務,但是由于我們家綜的服務范圍太小,制藥廠暫時不愿意與我們機構合作,他們希望與服務范圍更大的機構合作,那樣更有利于宣傳。(受訪者XY07)

      受訪者XY07所談到的情況在社會工作機構尋求和快消品企業合作時是很常見的,足夠的體量接觸到消費者是其進行公益行銷的基礎。創新是在克服困難的基礎上提出解決問題的新方法,現在已有一些社會工作機構通過機構聯盟的創新方式增加體量來吸引行業外的大資源。

      (三)社會工作機構缺乏與企業深入合作的人力資源

      多元合作需要匹配相應的人力資源。目前社會工作機構的人員結構背景比較單一,在年齡、資歷、從業經歷、教育背景上的多元化不足,影響到與企業合作的順利開展。

      我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目前社會工作機構的思維局限在社會工作者的思維上,只看到自身所要完成的服務,只看到居民的利益,忽略了機構自身及企業等合作方要達到的目標。(受訪者FXY16)

      從受訪者FXY16的訪談中,筆者認為社會工作者既需要關注居民利益,但在多元合作時,也需要了解機構及合作方的需求和目標,如果這方面的意識和能力不足,則難以進行深入合作。

      有沒有與我們形成固定資助關系的企業?(訪談者)

      暫時沒有。(受訪者BDL12)

      活動式的合作比較多?(訪談者)

      對,一次性的活動合作。我覺得不是企業沒這個意愿,也不是沒這個資源,也不是機構不想去做,而是我們能力有限,拿不出一個好的策劃案給企業,他們看不到這種合作的好處。我們現在只能策劃一次性的活動或者是完成我們自己體系內的項目,這個可能不是他們需要的。(受訪者BDL12)

      所以要進行多元合作,還需要了解商企體系的人才,結合雙方的訴求找到合作點?(訪談者)

      對,這樣的人才太重要了。我們跟那些企業的領導溝通過,他們都說我們根本不明白他們的訴求,我們交的方案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所以他們沒有動力或者決心支持我們的項目,這就是問題所在。(受訪者BDL12)

      是否可以考慮招一個有商界從業經歷、在商業部門工作過的社會工作者?(訪談者)

      好難,一般去了商業部門的人就不愿意回到社會工作行業,商業部門的收入比較高,而且單個機構請一個商界背景的員工支出太高了,沒這個成本。(受訪者BDL12)

      受訪者BDL12從總干事的角度分析了人才不匹配的情況,社會工作機構缺乏了解商企體系的人才,在制定方案時難以從對方的需要出發制定打動對方的長期合作方案。社會工作者僅從自身需求出發制定單次活動方案來鏈接資源,還不具備和企業等組織建立長期合作的能力。如果要招聘具有商界從業經歷的員工,社會工作行業工資水平的吸引力不夠。而且從目前政府購買服務的崗位設置來看,單個社會工作機構也很難支持專人負責資源鏈接和整合工作。從社會工作行業發展的角度來說,對已經具備一定基礎的機構進行人力和崗位支持,引導不同機構形成行業鏈接特定領域資源的龍頭是比較可行的方式。

      要改善人力資源匹配的問題,社會工作機構的發展還是要考慮收費服務,以便以優質的專業服務提升行業整體水平,同時提供差異化的工資水平,打開優秀一線社會工作者的晉升空間,這樣才能在社會工作一線留住人才,吸引優秀畢業生加入。以下的招聘情形多家社會工作機構在深度訪談中都提及了此種情況,如果不改善將影響行業的發展。

      從招聘來看,前幾年還是有些本科生、研究生來做社會工作者,近一兩年就非常少。今年我們機構去招聘的時候,大專學歷的員工有十多個,本科剛畢業來機構的只有一兩個,并不是說機構優先招大專生,而是本科生不太愿意來。(受訪者XF05)

      是不是現在一線社會工作者入職的薪水只能達到大專生起薪的待遇?(訪談者)

      我覺得有這個因素的影響。(受訪者XF05)

      現在起薪是4000元?(訪談者)

      我們機構對于本科畢業生大概能開到4000元左右的薪資。有一些能夠考到社會工作資格證的本科生過來工作,工作表現比較好就是4000—4300元的薪資。這個薪資對于剛畢業的人來說我覺得已經是挺高的了,整個行業一線社會工作者的工資基本上都是在3800—4500元這個范圍。(受訪者XF05)

      那這個薪資水平真的很低。(訪談者)

      因為行業的薪資指導標準也是在2008年定的。我們現在已經比2008年的薪資標準適當提高了,政府購買服務經費中人員工資大概是60%,但實際上我們機構將65%—70%的經費都用于人員開支,我覺得整個行業的薪資水平確實需要提升。(受訪者XF05)

      根據以上深度訪談的資料,筆者認為如果僅依賴于政府購買服務的資金,社會工作行業的薪資上漲會非常有限。因此,打開收費服務的空間、處理好收費服務與政府購買服務資金之間的關系是社會工作人才健康發展的重要內容之一。

      五、結論與討論

      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之間形成了活動式合作、公益營銷、企業購買服務這三種形式的合作關系。這些合作使得社會工作機構的資金來源和使用獲得了更大的發展空間,機構之間的差異性和自主性也能夠體現出來。社會工作機構在與企業合作的過程中也形成了獨有的合作經驗,例如有序引進合作單位、以公益原則約束企業的商業沖動、建立合作物資、人員、資金管理流程,這些經驗有利于機構與企業形成更有價值的合作。但由于政策制度、機構管理等方面的限制,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難以形成更深入的合作。針對這些討論,如何從制度調整、機構管理、項目創新、人才拓展等方面引導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合作良性發展值得業界共同探索。

      參考文獻

      [1] 王思斌.中國社會工作的嵌入性發展[J].社會科學戰線,2011(2):206-222.

      [2] 王思斌.中國社會工作的經驗與發展[J].中國社會科學,1995(2):97-106.

      [3] 許小玲,彭華民.資源與權力:多元互動中社會工作機構發展模式研究[J].內蒙古社會科學(漢文版),2015(5):177-184.

      [4] 顧湘.我國社工機構發展模式及比較[J].學會,2015(11):13-20.[5] 劉龍剛.開放系統視角主導下的紅會改革探析[J].經濟研究導刊,2013(18):236-237.

      [6] 張瑞玲.社團合法性——從資源依賴視角的解釋[J].理論界,2010(2):189-191.

      [7] 張霖.“資源依賴理論”視角分析社會工作機構發展現狀[J].華章,2012(18):14-15.

      [8] 方英.從英國經驗看社會工作發展與NGO及政府的關系[J].社會建設,2015(4):49-57.

      [9] 謝敏,吳中宇.資源依賴背景下社會工作機構發展策略研究[J].理論月刊,2016(10):153-159.

      [10]李嘉虹,張學軍.資源依賴視角下社會工作機構的發展策略[J].福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0(3):76-80.

      [11]李曉鳳.我國企業社會工作的歷史演進及實務運作模式初探——以珠江三角洲地區為例[J].社會工作(學術版),2011(6):4-7.

      [12]黃少寬,蔡仲姬.社會工作組織與企業的資源協作研究——以廣州市北京街家庭服務中心為例[J].社會工作,2014(5):95-102,155.

      [13]楊森.中國社會工作協會社會工作發展報告(2011—2012)[M].北京:中國社會出版社,2013:9-10.

      [14]廣州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廣州市社會工作服務條例[Z/OL].[2021-07-18]http://mzj.gz.gov.cn/gk/wgkzl/glgk/content/post_312.2902.html.

    《開放系統視角下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的合作研究》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開放系統視角下社會工作機構與企業的合作研究

    文章地址:http://www.bjjkshz.com/lunwen/xingzheng/shebao/46855.html

    '); })(); 精品99久久久,老头扒开我粉嫩的小缝,啦啦啦视频在线视频免费4
  • <xmp id="a6c2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