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a6c2a">
    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藝術論文 > 語言學論文職稱驛站 期刊論文發表咨詢 權威認證機構

    漢語疑問代詞呼應構式及其構式化研究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語言學論文發布時間:2021-09-30 14:09:07瀏覽:

    “疑問代詞呼應構式”是漢語中一種非常有特色的句式,其結構形式可分為復句、緊縮句、半固定和固定四種類型。作為一個整體表達式,疑問代詞呼應構式表達的是疑問代詞所構成的前后兩部分為一種廣義的“條件—結果”關系。

       “疑問代詞呼應構式”是漢語中一種非常有特色的句式,其結構形式可分為復句、緊縮句、半固定和固定四種類型。作為一個整體表達式,疑問代詞呼應構式表達的是疑問代詞所構成的前后兩部分為一種廣義的“條件—結果”關系。構式體現了較強的主觀性與主觀量特征。從復句到緊縮句,再到半固定形式,最后發展為一個固定的習語式,說明疑問代詞呼應構式的構式化過程是一個連續發展的不斷緊縮的過程。

      疑問代詞呼應構式; 構式化; 構式演變; 主觀性; 主觀量

      H146.3A009010

    語言教學與研究

      《語言教學與研究》是中國對外漢語教學研究與語言研究的重要學術刊物,也是語言學中文核心期刊,F任主編為曹志耘教授,副主編為施春宏教授。

      一、 引 言

      漢語中有一類兩個疑問代詞前后呼應使用的結構,前一個疑問代詞往往表示不定指,后一個疑問代詞由前一個所決定,隨前一個變化而變化。如:

      例1:如果誰違背統計法,就依法追究誰的責任,輕則處分,重則法辦,那些想在數字上作假的人還有那個膽量嗎!

      例2:這支英雄軍旅,哪里有險就出現在哪里。

      例3:蘇淳無可奈何:“好吧,隨你隨你。只要你高興,愛怎樣怎樣吧!”

      這種結構在現代漢語中較為常見,有復句(例1)、緊縮(例2)、半固定(例3)等多種結構形式。但無論哪種形式,由疑問代詞所構成的前后兩部分都不表疑問,而表示某種邏輯語義關系,并且結構的整體意義不是所有詞的總和,不能從其組成成分直接推導出來。由此我們認為,這類結構是現代漢語的一種構式,可稱其為“疑問代詞呼應構式”①。

      疑問代詞呼應構式是現代漢語中一種非常有特色的句法結構,然而目前學界對這一結構的研究成果大多集中于個體構式,如“怎么X怎么Y”[1] “誰A誰B”[2] “V 1什么,就V 2什么”[3] “(S)V 1多少,(S)(就)V 2多少”[4] 等。即使有從整體進行研究的成果,主要也是著眼于構式中的疑問代詞,考察疑問代詞的語義[5] ;或者將此類構式看作某種句式,并著重分析這種句式的句法語義特點和篇章特點[6] 。而對于該構式內部不同構式類型、構式的語用功能及構式化相關問題卻鮮有或未有提及。本文試從構式語法的角度,圍繞上述幾個問題來進行探討。

      本文語料均來自北京大學中國語言學研究中心的漢語語料庫(CCL)和北京語言大學大數據與語言教育研究所的漢語語料庫(BCC),為行文簡潔,恕不一一標注。

      二、 構式及構式義的解析

      (一)構式基本類型

      疑問代詞呼應構式主要由前后兩個同形疑問代詞所構成,根據疑問代詞的位置與組合方式,可將構式分為以下四種類型:

      1. 復句形式

      復句形式主要可分為兩種,一種是“……Wh 1……,……Wh 2……”。指的是兩個疑問代詞分處于兩個不同的小句,共同形成一個復句,我們稱其為“1式”。如:

      例4:激烈的市場競爭使每個陶瓷企業都必須使自己時時刻刻都要處在創新的狀態,誰如果對此掉以輕心,誰就要為此付出代價。

      例5:百年來的世界,科學技術發展突飛猛進,知識社會和知識經濟模式已經形成,只要誰擁有知識,誰就能取得成功。

      例6:律師轉身對助手說:“我怎么說,就怎么辦;他認為行,很好;他認為不行,就拉倒。”

      例7:對!跟他一塊兒去,他干什么,我干什么。

      侯文玉:漢語疑問代詞呼應構式及其構式化研究

      上述例句中的疑問代詞都處于復句的兩個分句中,并且形式上兩個疑問代詞是分開的。其中例4、例5前后句分別有成對關聯詞語“如果……就……”和“只要……就……”連接;例6前后句之間有關聯副詞“就”連接,例7前后句之間沒有關聯詞語。

      另一種為“……Wh 1,Wh 2……”。從形式上看,此結構中的兩個疑問代詞分別居于前句的句末和后句的開頭,共同組成一個復句形式。語料檢索發現,這樣的兩個疑問代詞主要出現于“XWh 1,Wh 2(副)Y”結構中。其中,“X”為“Wh 1”前面的動詞或動詞短語,與“Wh 1”形成動賓關系;“Y”是“Wh 2”后面的述謂結構,與“Wh 2”形成主謂關系。我們稱其為“2式”。如:

      例8:不管我到哪兒,哪兒的人都知道,石楠同志很有才氣。

      例9:電影大賣,一夜成名,國內外市場都開始高度關注她,只要她出現在哪里,哪里就會出現暴動一般的人潮。

      例10:別說宋雨這個生意精不相信了,換成誰,誰也不會相信啊!

      例11:他碰到什么,什么就變成金子,連吃的也不例外。

      例8、例9的前后句分別有成對關聯詞語“不管……都……”和“只要……就……”連接;例10、例11的后句分別有關聯副詞“也”和“就”。另外,例8中,“到”是動詞,與第一個“哪兒”形成動賓關系,“都知道”是述謂結構,與“哪兒的人”形成主謂關系,余例可類推。

      2. 緊縮形式

      緊縮形式即緊縮句,是指用類似單句的形式表達復句內容的一種介于單句和復句之間的過渡句式。緊縮句是漢語中一類特殊的句式,是由復句經緊縮而成。

      本文要討論的就是由上述復句經過縮略前后句之間的語音停頓、壓縮主語或關聯詞語等成分而形成的緊縮句式。這類緊縮句同樣可分為兩種形式,第一種為“……Wh 1……Wh 2……”,指的是由兩個疑問代詞所組成的前后項同在一個小句內,前后項之間沒有語音停頓。這種形式是由“1式”經省縮而成,我們稱其為“3式”。如:

      例12:他非常直率,內心有什么就說什么。

      例13:她怎么想就怎么說,真實而自然。

      例14:我的悟性相當高,學誰像誰,甚至比許多著名歌星唱得都好。

      例15:平日里隊長可神氣了,他說什么我們聽什么,從沒有人覺得隊長說得不對。

      上述例句中的疑問代詞都處于同一小句內。其中,例12、例13的前后項之間有關聯副詞“就”連接,例14、例15的前后兩項之間無關聯詞語。

      語料檢索得知,所有疑問代詞都可進入“1式”和“3式”,關聯詞語主要為副詞“就”。

      第二種為“……Wh 1Wh 2……”形式。該式與“2式”相類似,兩個疑問代詞也是前后相連,中間沒有其他成分,但疑問代詞所構成的前后項之間沒有停頓,是復句“2式”的緊縮形式,我們稱其為“4式”。如:

      例16:公司有20多人被醫生認為不適宜繼續在本崗位上干下去,可動員誰誰也不走。

      例17:就拿種養業來說,有些農民因種植經營對路發了財;有不少農民卻屢屢碰壁,種什么什么不賺錢。兩者的區別就在于對市場的把握。

      例18:共產黨,像太陽,照到哪里哪里亮。

      例16中,“動員”是動詞,與第一個“誰”形成動賓關系;“也不走”是述謂結構,與第二個“誰”形成主謂關系,余例可類推。另外,以上三個例句中,只有例16有關聯副詞?梢,緊縮結構形式上更加簡潔,關聯副詞往往被省略。

      通過語料檢索發現,能進入“2式”和“4式”的疑問代詞為“誰”“什么(啥)”“哪里(哪兒、哪)”,關聯詞語主要為副詞“就、便、都、也、全”等。

      3. 半固定形式

      半固定形式指的是構式中有些構件已基本固定的形式。其類型也可分為兩種,一種是“V……Wh 1……Wh 2……”,主要指疑問代詞所構成的前項有“愛、想、要、能、該、喜歡、愿(意)”等動詞,前后項之間一般省略關聯詞語。當Wh為“怎么”時,形式為“V怎么X(就)怎么X”;當Wh為“怎樣”或“怎么樣”時,形式為“V怎樣/怎么樣(就)怎樣/怎么樣”,當Wh為其他體詞性疑問代詞時,形式為“VXWh 1(就)XWh 2”。如:

      例19:查理十世和他兒子已經下臺,或者說已放棄王位,你們喜歡怎么說就怎么說吧。

      例20:我見了他就昏了頭,他要怎么樣就怎么樣。

      例21:主持人不出題,每個人愛表演什么表演什么,以多取勝,以熟取勝。

      例22:愛情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想愛誰愛誰,誰也無權干涉!

      例23:自己一個人也挺好的,想去哪兒去哪兒,想干嘛干嘛,想吃啥吃啥。

      例19、例20中的V分別為“喜歡”和“要”,疑問代詞所構成的前后項分別是“怎么說”和“怎么樣”,前后項之間都有關聯副詞“就”;例21中的V為動詞“愛”,前后項為“表演什么”,前后項之間無關聯詞語;例22、例23中的V都是“想”,構式前后項分別為“愛誰”和“去哪兒”“干嘛”“吃啥”,前后項之間也無關聯詞語。

      由檢索到的語料可知,能進入該結構的V為單個動詞形式,Wh為所有疑問代詞。

      另一種形式為“愛Wh 1Wh 2”,是由上述構式進一步省縮而成,動詞僅限于“愛”,構式前后項之間沒有關聯詞語,主語常常不出現。構式已基本固定化、格式化。如:

      例24:他下了決心:不跟她吵,不跟她鬧,倒頭就睡,明天照舊出來拉車,她愛怎樣怎樣!

      例25:現在開始,你出局了,該重要的重要,不該重要的就愛哪哪。

      能進入該構式的疑問代詞可以是謂詞性的,如例24中的“怎樣”;也可以是體詞性的,如例25中的“哪”。此外,疑問代詞還可以為“咋、誰、啥、多少”等。

      4. 固定形式

      固定形式主要指的是“愛誰誰”,“愛誰誰”已成為一個較為固定的習語化形式,常用于口語。如:

      例26:好好工作賺錢,養活好父母,照顧好自己,父母說的立業我肯定做到,成家就順其自然吧,愛誰誰。

      (二) 構式義的解析

      疑問代詞呼應構式是由疑問代詞所構成的前后兩部分組成,其構式義主要也是考察前后兩部分之間的邏輯語義關系。通過以上對四種構式類型的分析,我們可將構式義總結為:構式中由疑問代詞所構成的前后兩部分為廣義的“條件—結果”關系。

      首先,這從復句中的關聯詞語就可以看出。上述部分例句出現了“如果……就……(例4)”“只要……就……(例5、例9)”“不管……都……(例8)”等成對關聯詞語,可表示假設條件關系、特定條件關系和無條件關系,而其他例句也可以通過添加關聯詞語來進行推導。如前文出現的例句:

      例12:我的悟性相當高,學誰像誰,甚至比許多著名歌星唱得都好。

      例12′:如果學誰,就像誰。

      例13:他非常直率,內心有什么就說什么。

      例13′:只要內心有什么,就說什么。

      例16:公司有20多人被醫生認為不適宜繼續在本崗位上干下去,可動員誰誰也不走。

      例16′:可不管動員誰,誰也不走。

      上述分析表明,構式前項是事件發生的前提條件,后項表示在該條件下會產生的結果。整個構式肯定了前后項所表述事件之間的必然聯系,即在構式前項所表述的前提下,必然會產生后項所表述的結果。

      另外,大多數構式前后項之間的時間先后順序明顯,表示接連發生的動作、事件或情況,表達一種順承關系。如例6中的“怎么說”和“怎么辦”。“怎么說”這一行為發生在前,“怎么辦”這一動作發生在后,中間有關聯副詞“就”連接,即“按照所說的去辦”,前后兩部分表示明顯的時間先后順序。再如例14中的“怎么想”和“怎么說”。“怎么想”發生在前,“怎么說”出現在后,“怎么說”以“怎么想”為前提條件,前后項之間有關聯詞語“就”連接,分句間有明顯的先后順序關系。

      客觀世界中時間順序的先后與語言表達中句法位置的前后是時間與條件的相似內核,時間用法可以發展出條件用法,完成向條件范疇的映射。[7] 由此可見,疑問代詞呼應構式前后兩部分之間的順承關系也暗含條件因素,這是構成構式“條件—結果”關系的基礎,對該構式意義的彰顯起到了重要作用。

      此外,對構式“條件—結果”關系的形成起作用的還有關聯副詞“就”。“就”語義多樣,十分復雜,用于疑問代詞所構成的前后兩項之間起連接作用,可以表示某種假設的情況、某種條件下的結果或前一行為事件引發的結果,是構式義的形式標志,具有加固構式“條件”與“結果”關系的功能。

      三、 構式的語用功能

      如前文所述,疑問代詞呼應構式主要有復句和緊縮(包括“半固定”和“固定”)兩種形式。復句形式主要體現的是客觀陳述功能,緊縮形式則更多地強調主觀表達功能,二者都常用于文學、報刊、科技等各種文體,緊縮形式在口語交際環境中更為常見。

      (一)客觀陳述功能

      例27:小柳迫不及待地問:“怎么把夏師父趕走了?”慧明說:“顯光師父來時,她還在打瞌睡。這種事以往也有,可師父他近段不知怎么的,只要誰出一點差錯,就將誰攆出山門。”

      例28:我知道我應該暫時停止向前,停止對你的好和對你的愛,因為換成誰,誰也接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愛。

      例29:小姑娘,這是叔叔特意為你挖的樹坑,你喜歡什么,叔叔就種什么。

      當疑問代詞呼應構式為復句形式時,往往表達一種對事物現象做出的客觀陳述,或是對前面所陳述事件的進一步解釋。如:例27中的“只要誰出一點差錯,就將誰攆出山門”是對師父近況(師父近段不知怎么的)的說明,同時也解釋了“把夏師父趕走”的原因;例28中的“因為換成誰,誰也接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愛”是前面分句的原因,解釋了為什么“我應該暫時停止向前,停止對你的好和對你的愛”的原因;同樣,例29中的“你喜歡什么,叔叔就種什么”也是對前句內容的進一步陳述和解釋。語料檢索發現,當構式表達陳述功能時,構式前后兩部分的主語往往不同,前后兩個動詞也不相同。

      (二)主觀表達功能

      1. 構式表達主觀性

      “主觀性”是語言的一種特性,是指言者在描述客觀事實的同時對這一事實所表現出的“自我”的評價、態度和情感。主觀性主要體現在說話人的視角、情感等方面。[8] 視角指的是說話人對客觀情況的觀察角度,或是對客觀情況加以敘說的出發點。[9] 語言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自我表達,所以說話人往往選擇從自身視角出發,對外部客觀世界進行感知和描寫。如例13是說話人站在自身的視角作出的猜測和推斷,說話人根據“他”平時“非常直率”的表現推測“如果他內心有什么想法,他就會說出來”。情感主要包括感情、態度和情緒等。人們用語言表達一個命題時,或多或少都會帶有個人的情感,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如例24中的“愛怎樣怎樣”表達了說話人對“她”放任、隨便、不管的冷漠消極態度。

      作為一種特殊的話語形式,疑問代詞呼應構式特別是經復句緊縮之后的形式,結構更為簡練,語氣更為肯定或隨意,充分表現出說話人堅定、強調、肯定或隨意、任意的主觀態度。

      首先,對構式主觀性表達起決定作用的是“Wh”。構式中的Wh 1主要表示虛指或任指。“虛指”指的是不確定、不肯定的人或事物,有時是不知道、想不起、說不出的,而有時則是不愿說出或不必明說的,在意義上通?梢詫⑵淅斫鉃“某X”。“任指”指的是在所涉及的范圍之內沒有例外,可表示范圍內的任何人、任何事物、任何地點、任何數量等。[10] Wh 2則對應Wh 1,隨Wh 1的變化而變化,二者存在條件上的共變關系。

      例30:他好像有點怕我,可是離開我又活不下去,我上哪兒他也上哪兒 。

      例31:幾十年了,我早就受夠了!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以上兩例中的Wh 1都是虛指用法,指代一個開放的無限集合中的某個元素,因所替代的事物不止一種,無法分別敘述,就用疑問代詞前后呼應的形式來表示,同時表達了一種強調、肯定的意義。如:例30中,我要去的地方雖不能一一明確指出,但強調他離不開我,不管我去哪兒他都會跟著;例31中,到底怎么樣不能確切地指出,但強調“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

      例32:領導與職工一碗水端平,誰有錯就批評誰,誰做得好就表揚誰。

      例33:爸爸媽媽總是陪我到深夜,給我做好吃的東西,有時是荷包蛋,有時是油煎餅,任我選擇,要什么有什么。

      例32、例33中的Wh 1都是任指用法,都對應一個有限封閉集合中的所有元素,如:例32中的“誰 1”指的是“所有領導和職工”,表示“領導和職工”所組成的集合;例33中“什么 1”代表一個由“父母給我做的好吃的東西”所組成的集合。前后兩個疑問代詞指稱的對象相同,只要是滿足Wh 1條件限定的個體,都符合Wh 2所述事件的要求,體現了一種確定、肯定的語氣。如:例32中“批評”的條件是“有錯”,“表揚”的條件是“做得好”,所有“挨批評”的人都滿足“有錯”的條件,所有“被表揚”的人都滿足“做得好”的條件;例33中“有什么”是根據“要什么”決定的,不管荷包蛋、油煎餅還是別的東西,凡是屬于“父母能給我做的好吃的東西”這一有限集合中的元素,只要我“要”就會“有”。構式通過確定、肯定又略帶夸張的語氣表達了父母對子女的愛。

      可見,不管Wh 1表示虛指還是任指,這類構式強調的都是前后項所述事件之間的必然聯系,表達肯定、強調的主觀意義。

      例34:如果一定較起真來,誰愛拍電影誰愛拍電視本與平民百姓沒有什么多大關聯,蘿卜青菜,各有所愛,愛誰誰,別人是管不著的。

      在“愛誰誰”中,Wh已經固定為“誰”,“誰”在這里既不表虛指,也不表任指,其語義已完全虛化,構式表達的意思是“愛怎樣怎樣”,表示一種隨便、無所謂、不在乎,態度隨意,帶有強烈的主觀情緒。

      此外,構式中的“V”對構式主觀性的表達也起著不可或缺的作用。在“V……Wh 1……Wh 2……”構式中,V主要為“愛、想、要、能、該、喜歡、愿(意)”等心理動詞或情態動詞,這類動詞具有較高的主觀評述性,可以表示做某事的意志。

      例35:小姐,我想去哪兒就去哪兒,我是自由自在的,我做我想做的、能使我愉快的事。

      例36:我寧可去尋找愛爾多拉多,在那里我想要多少錢就有多少錢。

      以上兩例中的V都是“想”,主語都為第一人稱。此時,言說主體和言說對象合二為一,表達了“我”的強烈的主觀任意性和控制性。如:例35中,“我”是自由的,我可以根據自己的意愿去任何地方;例36中,“我”能控制金錢的數量,只要我想要,不管多少錢都可以。

      例37:每個人根據自己的承受力和喜好,愛怎么跑就怎么跑,關鍵是要輕松和愉快,否則就堅持不下去。

      例38:由于選舉貫徹了民主精神,完全由群眾自己當家作主,愿選誰選誰。

      例39:如果大家都同意,我們就繼續談下去,你想問什么就問什么。

      例37—例39中的V分別為“愛”“愿”“想”,主語都是除第一人稱以外的其他人稱。構式一方面表達了主語行為的任意性和不受限制,另一方面也體現出言者輕松、隨意和不管別人做什么的主觀色彩。

      疑問代詞呼應構式通過兩個疑問代詞前后呼應所產生的強調、肯定義,再加上心理動詞或情態動詞的主觀意愿功能,更增強了構式所表達的堅定、肯定或隨意、任意、無所謂的主觀態度。

      2. 構式表達主觀量

      除了表示強調、肯定的主觀特征以外,疑問代詞呼應構式的主觀表達功能還體現在其主觀量上。

      在人們的認知世界中,事物、事件、性狀等無不含有“量”的因素,事物含有幾何量和數量等因素,事件含有動作量和時間量等因素,性狀含有量級等因素。[11] 但語言世界中的“量”同客觀世界中的“量”卻有所不同,客觀世界中存在的是客觀量,而語言世界中的量卻有著客觀量和主觀量之分、顯性量和隱性量之別。

      疑問代詞呼應構式表達說話人的某種態度、情感,體現在量上是一種主觀量;另外,構式的語義具有虛擬性,不存在內部的時間終結點,可表示“無界”沈家煊以認知語言學中“有界”“無界”為切入點,提出人們在感知和認識事物時,無論是事物、動作還是性狀均在“量”上有“有界”和“無界”的對立。見沈家煊:《“有界”與“無界”》,《中國語文》,1995年第5期,第367380頁。的隱性量,帶有模糊性特點;此外,上一章我們分析總結出疑問代詞呼應構式可表達四種邏輯語義關系,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后項依存于前項,隨前項的變化而變化,前項具備的條件和狀態導致后項結果的產生,表達無界倚變關系。由此我們可以確定,疑問代詞呼應構式體現在量上是一種主觀的無界倚變量。如:

      例40:她怎么想就怎么說,真實而自然。

      例41:“哪里落后到哪里”就應該當成一個重要的領導方法來提倡。

      例40中,構式的量并不表現在動詞“想”和“說”持續時間的長短或次數上,而是將前后項作為一個整體,“怎么想”決定“怎么說”,有多少種“想”的方式就相應地有多少種“說”的方式,“想”的方式是沒有種類數量限制的,相應地,“說”的方式也是不限量的,二者之間存在一種無界倚變量的關系。例41亦如此。

      在疑問代詞呼應構式中,前后兩個疑問代詞的所指基本相同,但也有所指不完全相同的情況,如:

      例42:他的工作就是按照組委會的要求認真執行,“有多少錢辦多少事”。

      例43:首先,由于古人說話的當時,因時間、地點、條件的不同,說話的內容也就不同,對什么人說什么話,他們都有一番考量的。

      以上兩例由疑問代詞所構成的前后項所指不同,但二者還是前后呼應的關系,前項決定后項的內容,后項所指隨著前項的變化而變化。我們把以上兩例中的構式伸展開來,如下所示:

      例42′:有A錢辦a事,有B錢辦b事, ……

      例43′:對A人說a話,對B人說b話,……

      A≠a,B≠b,但A、B所指的數量或內容卻分別決定了a、b,兩者形成共變關系,表達了一種無界倚變量。

      四、 構式的構式化演變過程

      (一)構式的歷時演變

      根據CCL語料庫從年代角度對語料的劃分,以下我們按“古代”“現代”和“當代”三部分對構式的歷時演變過程進行描寫。

      1. 古代

      在CCL古代漢語語料庫中,我們檢索到疑問代詞呼應構式最早出現的語料是在明朝,共有9例,都是復句形式,主要與疑問代詞怎么(4例)、多少(3例)、誰(1例)、什么(1例)有關。如:

      例44:咱眾人玩一整日。誰要賴,誰就是兒是孫子!(明《醒世姻緣傳(下)》)

      例45:馬周指著對面一伙客人,問主人家道:“他們用多少,俺也用多少。”(明《喻世明言(上)》)

      例46:王明說道:“拿了這蛋回復國師,國師怎么重賞,我們怎么受用。(明《三寶太監西洋記(三)》)

      到了清朝,用例逐漸增多,能進入構式的疑問代詞也有所增加,新增了“哪、哪里、哪兒”的用例。如:

      例47:紅玉說道:“好好!你怎么打扮,我就怎么打扮。”(清《三俠劍(中)》)

      例48:勝三爺說道:“這些人任你挑選吧,你愿意叫誰去,就叫誰同你去。”(清《三俠劍(中)》)

      例49:今天你走到哪里,我追到哪里,我與你死冤家活對頭沒完。(清《三俠劍(上)》)

      明清時期的語料基本都是“……Wh 1……,……Wh 2……”形式,到民國開始出現“……Wh 1,Wh 2……”形式的用例,但只發現以下兩例:

      例50:現在開始,我叫誰,誰上來,就在這月臺上或兵刃或拳腳,練上一趟就行啦。(民國《雍正劍俠圖(上)》)。

      例51:那位神人聽到此地,便把他手向那墻上,劃上幾劃。說也奇怪,那位神人劃到哪里,哪里就有滔滔的水聲起來。(民國《大清三杰(中)》)

      緊縮形式的出現始于清朝,但用例較少,疑問代詞主要集中于“誰、什么、怎么樣、多少”。如:

      例52:姑娘哼了一聲,說道:“老寨主管不著內寨之事,我從小就是愿意跟誰就跟誰。”(清《三俠劍(中)》)

      例53:姨太太屋里伺候的人,有丫頭,有老媽,有二爺,有打雜的,要什么有什么。(清《官場現形記(上)》)

      例54:你只要依著我的話兒行事,我叫你怎么樣你便怎么樣。(清《九尾龜(三)》)

      到了民國,用例開始增加,但大多為“……Wh 1……Wh 2……”形式,“……Wh 1Wh 2……”形式的只發現如下兩例:

      例55:這藥有黃豆粒般大,彈哪兒哪兒著,所以叫火德真君。(民國《雍正劍俠圖(下)》)

      例56:他想:這個小子沒有多大的本領,就仗著他這把火,他燒誰誰就趴下。(民國《雍正劍俠圖(中)》)

      可見,古代疑問代詞呼應構式無論從數量還是構式種類來看,發展得都還不夠完備,復句形式出現的比例要高于緊縮形式,關聯詞語主要出現于構式后項。

      2. 現代

      到了現代,無論復句形式還是緊縮形式,無論數量還是構式種類,疑問代詞呼應構式都在持續發展成熟,其使用也越來越頻繁,特別是出現在緊縮結構中的比例大大增加。首先是復句的情況如:

      例57:愛情是會變的,誰要是不相信這句話,誰就得付出不相信這句話的代價。

      例58:在那個時候,只要一牽扯到誰,誰就會被揪出來陪斗。

      例59:無論我走到哪里,哪里都會留下學生的一片真情,留給我一片難忘的溫馨。

      除了延續古代的復句形式以外,現代漢語的疑問代詞呼應構式還出現了關聯詞語成對使用的用例。關聯詞語主要為表假設關系的“要是……就……”(例57),條件關系的“只要……就……”(例58)和無條件關系的“無論……都……”(例59)。

      緊縮形式在古代使用較少,到了現代這一形式的數量開始增多,并且使用頻率有不斷增加的趨勢,特別是“……Wh 1Wh 2……”形式的用例開始明顯增多。如:

      例60:父親對記者說:“我們是第一次來北京,看哪兒哪兒美,真是看不夠,拍不完。”

      例61:李東寶找了半日稿子,連柜底都翻了,問誰誰不知道。

      例62:種什么什么多,賣什么什么賤,眼下的市場環境真讓農民手足無措茫茫然。

      此外,下列形式的用例也開始增多。

      例63:我真想無所顧忌地坐著火車、飛機,想去哪兒去哪兒。

      例64:每個人根據自己的承受力和喜好,愛怎么跑就怎么跑。

      上述例句中的構式都是前項有“愛、想、要、能、該、喜歡、愿(意)”等心理動詞或情態動詞,前后項之間的關聯詞語主要為關聯副詞“就”。

      3. 當代

      到了當代,開始出現“愛Wh 1Wh 2”和“愛誰誰”形式。如:

      例65:現在開始,你出局了,該重要的重要,不重要的就愛哪哪。

      例66:我可能沒有辦法讓心情馬上恢復平靜,只好做些能分散注意力的事情。敷個面膜,聽會音樂,其它的,愛怎怎!

      例67:小西一個人在家里收拾東西裝箱,收拾了一半,火了,這叫什么事嘛,人家都好好地在家過年,她卻得去上山下鄉!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不去,堅決不去,愛誰誰!

      例65、例66是“愛Wh 1Wh 2”形式,此種形式數量有限,基本用于口語,疑問代詞也僅限于單音節的“怎、咋、哪、誰、啥”。例67為“愛誰誰”用例,也是用于口語,其用例只在CCL現代漢語語料庫的微博中出現。

      (二)構式的構式化和構式演變

      特勞戈特(Traugott)和特勞斯代爾(Trousdale)將語言演變分為兩大類:其一為構式化(Constructionalization),指的是構式形式和意義的共同演變,即具有“新的形式—意義對”(a new form-meaning pairing)的構式在整體上有序列地發生變化,是由舊“形式—意義對”演變為新“形式—意義對”; 其二為構式演變(Constructional Change),指的是構式內部“形式”或“意義”某一方面特征發生變化。[12] 可見,構式化注重把形式和意義視為一個整體,指形式和意義共同演變而產生新的構式;構式演變則強調構式的形式或意義某方面特征的演變,這些變化不會導致新構式的產生。

      1. 構式化

      根據前文所述,疑問代詞呼應構式由復句到緊縮結構再到一個習語形式,其構式化過程經歷了三次演變,每一次演變都體現了“形式—意義對”共同的發展變化,最終產生新的“形式—意義對”。

      (1)復句形式 → 緊縮形式

      第一次演變為復句形式向緊縮形式的演變。形式上,由中間有語音間隔的兩個小句通過消除語音間隔、省縮關聯詞語等語法成分,發展為一種緊縮形式;語義上,由表示具體字面義、邏輯義的客觀陳述,發展為表示強調、肯定的主觀意義。即:

      形式:[……Wh 1……,……Wh 2……] → [……Wh 1……Wh 2……]

      意義: [客觀陳述] → [主觀表達]

      (2)V……Wh 1……Wh 2…… → 愛Wh 1Wh 2

      第二次演變為緊縮形式中的“V……Wh 1……Wh 2……”向“愛Wh 1Wh 2”的演變。形式上由多個心理動詞(或情態動詞)V加疑問代詞結構再加一個重復的疑問代詞結構通過固定V為“愛”,再省略前后疑問代詞結構中重復的動詞和關聯副詞“就”,發展為結構更為緊湊的“愛Wh 1Wh 2”形式;語義上,由表示強調、肯定的主觀義,發展為有著消極冷漠色彩的主觀性更強的“隨心所欲、不管、管不著”等意義。即:

      形式:[V……Wh 1……Wh 2……] → [愛Wh 1Wh 2]

      意義: [強調、肯定] → [隨意、不管、管不著]

      (3)愛Wh 1Wh 2 → 愛誰誰

      第三次演變為“愛Wh 1Wh 2”向“愛誰誰”形式的演變。形式上由半固定形式的“愛Wh 1Wh 2”,發展為Wh固定為“誰”的習語形式“愛誰誰”;語義上,由構式語義跟Wh所指有關,到構式語義跟已虛化的“誰”完全無關,即“愛誰誰”中的“誰”已跟“人”無關,可以表示“愛怎怎、愛咋咋、愛怎么著怎么著”等義,已完全虛化,類似于“無所謂、隨便”。即:

      形式:[愛Wh 1Wh 2] → [愛誰誰]

      意義:[與Wh有關] → [與“誰”無關]

      疑問代詞呼應構式的構式化過程是一個連續發展的過程,一個不斷從低緊縮度到高緊縮度逐級緊縮的過程,由前后句之間有停頓、大多數有關聯副詞的復句形式,發展到中間沒有停頓、省縮關聯副詞等語法成分的緊縮形式,再到進一步省略關聯副詞和前后項中的動詞,最后發展到一種固定形式“愛誰誰”,每一個階段的演變都體現了形式和語義共同的發展變化。

      2. 構式演變

      疑問代詞呼應構式的構式演變主要表現為無標或單標復句向雙標復句的演變。在古代漢語中,疑問代詞呼應構式的復句為無標記形式或者小句間使用關聯詞語的形式,關聯詞語主要為副詞“就”;語義的表達主要靠意合,即一個句子可以表達多種邏輯關系。到了現代,出現了前后句都有語法標記的復句形式(如例57—例59),這種形式的句子僅能表達一種邏輯關系,并且這種關系的表達更為穩定、牢固,不再需要上下文語境的輔助。如下所示:

      形式:[……Wh 1……,(就)……Wh 2……]→[(要是/只要/無論)……Wh 1……,(就/都)……Wh 2……]

      這種演變不是“形式—語義對”共同發展變化的構式化過程,而是僅僅在形式層面進行了調整,即在前句增加了“要是/如果、只要、無論”等語法標記,語義層面的邏輯關系并未發生改變。

      語言演變是漸變的,在這一過程中,構式化與構式演變相互補給,共同完成。

      五、 結 語

      本文基于構式語法理論,對漢語疑問代詞呼應構式進行較為全面的考察,得出如下結論:

      第一,漢語疑問代詞呼應構式的類型主要有復句形式、緊縮形式、半固定形式和固定形式;構式中由疑問代詞所構成的前后兩部分為廣義的“條件—結果”關系。第二,構式的主觀性體現在說話人堅定、強調、肯定或隨意、無所謂的主觀態度情感上;構式的主觀量表現的是一種無界倚變量。第三,構式從最初明朝時期的復句形式到當代的“愛誰誰”,經歷了一個由實到虛的逐漸演變的過程;構式的構式化是一個逐級不斷緊縮的過程,每一個階段的演變都體現了形式和語義共同的發展變化;構式的構式演變主要表現為無標或單標復句向雙標復句的演變,其變化只體現在形式層面,語義層面并未發生改變。

      漢語疑問代詞呼應構式不是某種單一的結構,而是由不同框架(疑問代詞及其構成的短語)和空位(其他嵌入框架的成分)所組成的構式群。所以,還有著許多問題。諸如:現代漢語中呼應緊縮構式使用頻率大大增加,那么緊縮構式有著怎樣的生成動因與機制?半固定形式“愛Wh 1Wh 2”和固定形式“愛誰誰”源于緊縮結構“V……Wh 1……Wh 2……”,那么“V……Wh 1……Wh 2……”與其他緊縮結構在構式類型及語義語用方面有何不同特點?“V……Wh 1……Wh 2……”構式中不同疑問代詞之間以及構式與復句和“愛Wh 1Wh 2”“愛誰誰”之間有著怎樣的承繼關系?等等,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進一步探討。

      徐歡. “怎么X怎么Y”構式研究[D].南京:南京師范大學國際文化教育學院,2013.

      [2] 史曉懿. “誰A誰B”構式研究[D].南京:南京師范大學國際文化教育學院,2013.

      [3] 田永煥.“V 1什么,(就)V 2什么”構式研究[D].南京: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2014.

      [4] 馬興茹. 構式“(S)V 1多少,(S)(就)V 2多少”分析[D].武漢: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2016.

      [5],2013(78):93110.

      [6] 鈴木慶夏. 現代漢語疑問代詞前后照應的語法構式——如何理解“誰先回家誰就做飯”這類句法格式?[J]. 語言教學與研究,2015(2):3544.

      [7] 董正存,趙梅賞. 時間范疇到條件范疇的映射[J]. 廊坊師范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08(5):3740.

      [8] LYONS J. Semantics[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7:739.

      [9] 沈家煊. 語言的“主觀性”和“主觀化”[J]. 外語教學與研究,2001(4):269.

      [10] 侯文玉. 漢韓語疑問詞非疑問功能對比研究[M]. 北京:光明日報出版社,2014:125,137.

      [11] 李宇明. 主觀量的成因[J].漢語學習,1997(5): 3.

      [12] TRAUGOTT E C, TROUSDALE G. Constructionalization and constructional changes[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3:22.

    《漢語疑問代詞呼應構式及其構式化研究》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漢語疑問代詞呼應構式及其構式化研究

    文章地址:http://www.bjjkshz.com/lunwen/yishu/yuyan/45589.html

    '); })(); 精品99久久久,老头扒开我粉嫩的小缝,啦啦啦视频在线视频免费4
  • <xmp id="a6c2a">